?今天是:2019 年 8 月 26 日 ?星期一
网站首页 中心简介 资讯中心 质量管理 护理不良事件上报系统 资料下载 互动平台 办公平台
?首页 >> 资讯中心 >> 通知公告

【5.12护患感人故事】2. 微光
2019-5-9??访问次数:183
? ? ? ? 年少时激进,总喜欢用好或不好来快速定义一件事。慢慢发现,这世上的事全是介于好与不好之间的模糊地带,好的事亦有损,坏的事也有得。然后就学会去感受。感受平凡工作中,每一日的阳光,每一次的阴雨,每一场病痛的坚持,每一个生命的光芒,即使是微光,也点亮了我们的心房。
? ? ? ? 夏天的时候,很炎热的夜晚,一个认识的朋友,开刀以后住到我当班的重症监护室,她和我一样,24岁。平日里头发长长,讲起话来细声细语,就如春风一样拂过水面。手术回室以后,一直不说话,我怕她没力气讲话也不敢去打扰她,只轻轻地巡视。凌晨三点多,隐约听到有人啜泣,原来是她在隐忍着哭怕打扰到别人,哭到我心都跟着一起碎了。我猜她是知道病理结果了吧,肺癌两个字格外刺眼。虽然躺在离我不到2米的地方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陪着她等待天亮。天亮以后,她让我帮她把头发扎起来,说过会儿爸爸妈妈就来看她了,不能让她们担心。看着她不太好的脸色,我赶紧跑到值班房找到一支淡色唇膏递给她,她弯弯的眼睛看着我,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,跟从前一样柔情似水,我一时恍惚,仿佛不好的事情从没发生过。她依然热爱这个世界,依然心疼父母的担忧,依然感知朋友真挚的关爱,她还是那个美好的姑娘,竟带给我很多坚持下去的力量。
? ? ? ? 秋天的时候,一个窗口轻轻吹过微风的下午,重症监护室比较空,就和病人谈谈心说说话,气氛很愉悦,笑声不断。一个食管癌术后身上插着很多管子不能进食的老爷子,拉拉我的衣袖悄声问我“老师,我还能再活十年吗?我好想再活十年”,我一愣,也确实没人这么问过我,看着他的眼睛一时没忍住,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,赶紧扭过头去。老爷子怕我伤心,赶紧安慰道:“你快别哭,我不是怕痛,我是种了一辈子地,苦惯了,能忍痛。只是我这辈子养活了几个儿子女儿,还没见过小孙子,我想再活几年,见见孙子,看他们住上大房子。”我们总是思考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?也许我们还小无法明白,但在父母辈的眼里,便是这生生不息,和无限付出。平凡却感动神灵。
? ? ? ? 冬天的时候,窗外飘着雪花,路灯昏黄,偶尔一辆汽车溅起一地泥水的寒冷夜晚。有个老爷子心衰呼衰肺水肿,清醒的时候就对抗呼吸机,奋力吐气管插管,用尽全身力气想把管子顶出来,知道他是因为难过而烦躁不安,所以一直在他耳边说话安慰他鼓励他,希望他坚持下去,为了维持老爷子生命体征的稳定,几天来快要跑断了腿。那个晚上情况好转终于拔了管子,他就着急,叽叽咕咕想要说话,我靠过去说“快休息一会儿好好吸氧,别讲话了。”他还是看向我想讲点什么,我便把氧气面罩摘下来让他讲,他说“谢谢你啊谢谢你”。这是他讲出第一句清晰的话,几天来因为他而有的烦累,一瞬间烟消云散了。出院的时候,他的儿子用轮椅推着他找到我,他裹着一个大大的羽绒服,围着孙女织的大红色围巾,笑眯眯地还是那句话“谢谢你啊谢谢你!”后来每个出门上夜班的冬日,想起这句话,都觉得感动且温暖。
? ? ? ? 春天的时候,有个老太太,白白胖胖,头发花白,肺癌术后胸部插着两根粗粗的管子,用来引流气体和液体,一般的病人都是很怕痛,不肯活动并紧皱着眉头。唯独这个老太太,每早十八楼落地窗前太阳升起的时候,她就笑眯眯地,端端正正地坐着,双手放在小桌板上,气息洪亮地开始唱歌 :“洪湖水呀,浪呀么浪打浪”,“我家的表叔,数不清,没有大事不登门”,“浏阳河,弯过了几道弯”,“地道战,嘿!地道战!埋伏着神兵千百万”,“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,唱起那动人的歌谣”,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”……前前后后十几二十首不重样。一开始会有病人觉得烦躁,埋怨她声音大,时间久了,其他病人也都跟着心情好起来,笑眯眯地看着她,轻轻跟着哼唱,晨曦暖暖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,金光闪闪却不刺眼,连熬了一个夜班的我也跟着幸福起来,更因为感动,而热泪盈眶。
? ? ? ? 我们活在这世上,遇到绝世好人和罪大恶极之人的概率都不高,日常遇到的这些,就是跟我们自己一样,可爱有时,可恶有时,勤劳有时,偷懒有时的普通人。
? ? ? ? 春夏秋冬,四季更迭,在医患关系日益紧张的社会现实中,无数和我一样的白衣,跟随着每一个平凡的生命带来的微光,摸索着前行,脚步缓慢却坚定。送走时光,更迎来希望。
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
戴海雪
【关闭】
Copyright ? 2013 sznqc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苏州市护理质量控制中心
地址:苏州市十梓街188号 电话:0512-67780519 邮箱:sdfyyhlb@163.com
苏ICP备05021835号 技术维护:沸腾科技
?